小黑娃的前世今生!真实故事,一位平凡的设计师之路

小黑娃2022-01-23动态更新296

11.jpg


木公,平凡的设计师,1982年出生于湖南的一个小小县城常宁。

男娃一头,从小爱绘画,对,一生下来就喜欢画画的那种孩子,不管墙壁还是语文书,都已经被我的画笔涂的满满当当。幸运的是,我所在的宜阳小学,虽然地处偏僻,但从小开始有了正规的美术课,而且是版画。老师姓什么我已经忘记了,我只记得老师非常好,让我们每个人买了几把刻刀,然后非常仔细的教我们如何在木板上刻画,然后翻印到白纸上。看到白纸上跃然而生的画面,惊讶的嘴巴张的老大,从这一刻开始,小黑娃爱上了美术,那年7岁。那个年代,没有家长在意孩子玩刻刀把手划破出血,甚至没有创可贴,因为没有小孩会叫苦,画画是开心的,没有约束的自由的画画,自由的刻画,自由的印画。
岁月随着一把把刻刀的钝化而流失,那就是小黑娃最开心的绘画时光。


一张张绘画很快贴满的房间,从十二生肖到人间万物,天马行空充满了小学时光。随时改革开放的潮流和步伐,一步步的打开了国门,逐步的深入到了中国每个县城,文化像血液一样贯彻了全世界。陆陆续续开始有机器猫,七龙珠,阿拉蕾等日本漫画影响着我们这一代,并迅速流传开。模仿阿拉蕾和七龙珠的漫画书就是小黑娃当年几乎每周都干的事,中考的压力也丝毫不会影响爱画的习惯,陆陆续续开始给杂志,电台投稿。在那个信息匮乏的背景下,小黑娃竟然在湖南一个电台的交友节目被选中了,依稀记得主持人叫金丁(同音)在电台介绍我寄过去的画。在电台的宣传下,很快通过古老的信函的方式各地的爱好卡通漫画的笔友写信给我,认识了许多爱好者,我们的信函周期平均1个月,寄出到达1周,回信到达1周,中间是写信的画图1周多,但不知道为什么,那种期待感和交互满足感比起现在的微信和QQ甚至更为流畅。除了信友,在同学里因为绘画我们有一个小圈子,从卡通到素描我们无话不谈,为了充实绘画技巧,我买了很多很多书,一度到没有零花钱。书店的老板有一次看出了寒酸的我,主动把几本我喜欢的画画杂志免费送给我了。我当时想以后我如果成名了,一定要送这个书店老板一大笔钱,哈哈,那个年代就是这么纯真。

这就如同一幅纯真的画面,匆匆的岁月,匆匆的画面,随着中考落下帷幕。


得意于中国大环境的繁荣昌盛,彩色电视大量普及,让我了解到静止的画面到会动的画面,称之为动画。电视上灌篮高手每天下午6点半准时观看,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,而高中离我家挺远,于是顺其自然的经常迟到,一迟到我就干脆不去了,去游戏室发现几个同学都在,哈哈,那么就开始玩吧,二三年时间深刻的体验了游戏室里几乎所有的游戏,回家后反复的手工绘制动画,没错,就是翻页的那种,几十张纸叠在一起翻动画面变化形成的动画。快乐的真谛就是不需要任何的监督,甚至会让你感觉到时间不够用。但我常常问自己,为什么日本的游戏动画充斥者中国,我们不能有自己的游戏动画吗,成为动画设计师的印记就这么深深的刻在心里。相对周恩来的名言:为中国崛起而读书,我感觉我当时就是为了中国动画崛起而画画,废寝忘食的专研者美术的精髓。直到常宁一中周龙老师的出现,开始正式规范化学习了。他开始带着热情的小黑娃学习素描,色彩,工艺,一步步的规范,一步步的,专研结构,专研明暗,专研笔触,更多的美术的细节,看历史名画,逐步进入正规的美术学习之门。期间还得到了本地一位广告公司老板的指导,在他的精心传授下,素描方面突飞猛进,为后面自由发挥奠定的很好的基础。但是自由终究要付出社会的步伐,迫于高考的压力,背井离乡来到湖南师大,在李丝竹美术班学习,到了才知道世界原来更大,才知道艺术之路没有天花板。每次站在李老师后面看他作画,绘画技巧得到了很大的提升。他的画就是没有特定的笔触,甚至有点懒洋洋的感觉,但是画出来缺浑然一体,非常自然,极为舒适。画面没有一点压迫感,一切都是看着就是天生一般,后来我才理解,这叫心境!


作为美术特长生,我爸替我填的高考志愿,我糊糊涂涂的就顺利考上了民政学院。虽说这所学校平谈无奇,但是学校有三名非常牛逼的美术老师,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的谢勃老师(同音)、湖南省艺术摄影学会副主席的忻尚芳老师(同音)、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焦翔(同音),我分别在这三名老师的教导下,得到了素描,摄影,动画设计的最高分。我一度认为这应该是圆梦的地方,但学校的课程无法满足我的对设计的追求。我把学费擅自买了一台电脑,如同几年前一样的操作,买了大量的动画设计的书,还有N多动画设计的CD光盘教程,为了不受其他人打扰,小黑娃大胆的租了一套房在学校旁边,开始了开启白天上课,晚上回房无尽的自学FLASH动画,在大二期间我已经把后面大三要学的FLASH全部自学完成了。假期我把电脑搬回去,老母亲赞助了我买了一台方正的扫描仪,有了这台神器加上FLASH软件,把漫画改造动画,得心应手,我的第一部动画片《厨子记》就这么顺利诞生了。。。期间,我的家人常常担心我大学毕业后,美术的志向以后可能无法养活我自己,尤其动画那些鬼乱胡画的东西,以后就业都很难。。。。很显然,视野很重要。在小县城里动画的确没有落脚之处,家人们为了我想了两条路,如果素描好可以当美术老师,摄影好可以给人家拍照糊口饭吃,应该不会饿死,老父亲终究还是有点欣慰。。。。但,,,在大点的城市长沙,文化交流的气息如水中的鱼儿一样自由穿梭,中国加入WTO的潮流比改革开放那些年的国际化进程更坚决!如果你以国际的视野来看,动画设计无疑就是当时最牛逼的职业。我如一只井底之蛙,被放到了广阔的深林,外面的世界精彩的不敢想像。千禧年间,动画设计,尤其是FLASH商业动画绝对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人才。靠着多部优秀动画作品,大学二年级被一家当年著名的互联网公司聘请为设计总监,招聘我进入的主管叫周伟,20多年过去,至今仍保持着联系。


很快之前的学习马上得到了迅速展现,在商业运作下的动画作品也日渐成熟,公司为我提供极好的发挥平台,沉浸式的设计水平爆发了。小黑娃在公司期间为三一重工,中轻集团等许多上市公司,华天酒店、国际会展、富丽华等星级酒店,华美、亚韩,雅美整形等知名品牌的中外多个行业顶级客户设计出大量商业动画。那个年代太缺动画设计师了,公司经常招不到人。遇到单子太多的时候,我一个人得加班完成制图,设计,动画,甚至连配音也是自己来完成了,再后面连网页设计也归我干了,不是公司没有人,是公司生意太火爆了!单子来的比招人还快。老人们总说,年轻人多干点是对的,这一点没错,所有的困难在实战中,技术与设计问题逐个被攻破。那些日子,上班天天设计商业动画,下班回家研究漫画动画。而周末回一趟学校,完成大学作业,就这么混到了大三。偶尔还能听到,学校里那点作业,有的同学都抱怨多麻烦。相比商业,我感觉那些都太简单了,甚至不值一提,所以我只能沉默。。。随着作品大量商用,圈里开始有人慕名找我设计动画,于是我辞去了工作,成立了工作室,取名木公工作室,独立开始承接动画设计,订单一度多到我需要找学校老师帮我一起来完成,财富迅速提升,把之前在学校欠的学费补齐后,在一群BP机声音中,我买了一台当年最贵的飞利浦手机。

为了与众不同,我给自己的手机屏设计了一个不一样的卡通形象,我把这个形象叫着黑皮儿,并在2014年注册了域名heipier.com。这个卡通形象就是现在小黑娃的前身了。为了跟很多互联网来自天南地北的朋友交流,我把这个卡通形象做成了表情包和动画短片,广泛发布在了CHINAUI,闪客帝国,蓝色理想,有风的日子等诸多当年著名的设计交流论坛。兴趣爱好就是最好的推动力,我很快认识了动画设计高手,每次在各论坛,各QQ群交流不亚于一次动画设计领域最伟大的思想碰撞,经常可以在里面收集到非常多有用的建议和意见,可以从多角度来逐步的改进。尤其那会互联网刚刚起步,论坛的便利性没有国界限制,我加了几个韩国论坛时,不少朋友加我QQ愿意为这个卡通形象配音。这一度让我认为我马上可以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,属于中国人原创的卡通动画形象了!


生命像潮水一样起起伏伏。岁月是无情的车轮,年轮终究辗轧到了我的家人,父亲走了后。我经常在想,人应该怎么活。这是一个漫长的问题,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想,因为每个人没有一条路是重复,前行的时候,我们对未来,是迷茫的。父亲是一位精于专研的人,在厂里第一个自学大学教材取得学历,又第一个获得了发明专利,但是还没有等到专利大量普及,人却已经不在了。伤心之余,我停下了动画设计的步伐,因为痛苦已经高于任何的动画设计的快乐。

我时常在想,除了死亡,人的尽头是什么?设计的尽头是什么,动画的尽头是什么?我是不是应该停下来。。。我回头看看,初中在游戏室的那些时光,我拿着自己的手机发呆,,手机上除了电话就是短信,除了短信还有游戏。。。我当年不就是想要给中国人自己做游戏吗?这些游戏是怎么来的,怎么商业化的,带着这些疑问,我来到了上海,在一片金融与高楼林立的世界。我找到了设计与动画的完美的结合:手机游戏。这开启我第二段创业之路。


在上海手机游戏的路异常的坎坷,年轻的我,总是认为好产品自己会说话,但资本的力量让我见识到了,劣币驱逐着良币的真实社会。早在2006年就一度已经高达50多万人会员的中国手机游戏聚合平台56GAME.COM终究在耗费我前面积攒所有的财富后,小黑娃最终还是离场了,期间收获了很多朋友和友谊,我们为了理想,为了爱好,为了共同的目标,曾经奋斗过。期间我也发布过JAVA应用,带着小黑娃这个卡通形象穿越了赤道,在大洋彼岸的无数拥有若基亚S60系统的海外友人下载过,在我们自己的BBS里高峰期每天超过1万个帖子交流,热闹非凡,我在自己的世界里飞,甚至觉得很快就要成功了。。。。但商业化运作十分艰难,除了谷歌每个月的广告费,早期的手机游戏乱像背景下,在各种自我决策失误的背景下,很快入不熬出,还没有等到安卓系统的时代,我们就在塞班的时代安静的睡下了。支付完最后一次服务器费用后,到期把数据下载刻录成光盘后。正式结束了那段状态非常巅峰的日子。我开始意识到,几个人的力量,一点点的钱,是无法带领小黑娃走出去的。他就像一个小孩,不是有爱心就可以,把小孩抚养成人,要成为巨人,需要庞大的资金。


于是,赚钱回到了人生最重要的议题。在之前所有的互联网服务客户里,我迅速的进行筛选对比行业。怎么最快获得的利润是筛选行业的最大准则,我带着小黑娃来到了整形行业,用着我们以前在游戏行业的经验,去掉那些犯错的步骤,我们迅速获得了大量流量,巨大的流量很快让我们的平台展领了全国医美市场。在整形行业这个超级聚金池里,天昏地暗的疯狂忙活了几年,赚钱就是人生目标。和任何事物一样,我们在医美的项目也是起起伏伏的,一度快登顶,又一度停下来,就这么折腾了快十年。但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,毕竟,选择比努力更重要,这句话从来都是对的。在相同的努力下,在不同的行业回报是完全不一样的。。。。很快年龄的齿轮到了需要迎接重要时刻了,票子很快被买房,买车,结婚,生孩子等人类正常行动同比消耗。当然不只是钞票,还有大量的精力在迅速消耗分解,期间获得风险投资,获得政府投资,获得无数的订单,,,,但我一直没有忘记小黑娃。因为我把域名heipier.com每年都缴费了,带着这个最初的理想,一直续费着已经长达十多年,我想着,等我不需要那么多钱了,我能空下来了。我就能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了。。但是具体什么时候,我不知道。


直到了2019年1月19日,这是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天。怀着十年磨一剑的心态,带着几十人的团队准备大干一场,我们的医美平台在全国十个省现场做发布会,那一次,最后一站在武汉,而离开武汉时全国因为疫情开始封城,而我正好在最严重的汉口站附近呆过,事情比想像的糟糕的多。20号回到长沙,我马上意识到了自己身体的危险,开始自我隔离,但家人孩子接连开始出现反应,我感觉可能这次可能要完蛋了。我努力调整到最冷静的心态,迅速把各类事情开始做准备。遗书写了一天一夜,虽然正式内容只写了一页,但是各种密码写了很多页,包含了小黑娃密码。城市的恐怖气氛迅速蔓延开,我马上认识到这不是一场普通的疫情,因为我翻阅了所有历史书,也没有查阅到整个国家封城这么久的历史记载,情况比我想的严重很多。写完遗书,我接着开始调整心态开始自救,利用自己对互联网信息的优势,用各种渠道和翻译软件,每天大量的阅读海内外关于破解疫情的实验进展,在丁香园等多个中外医生群体开始寻找解决方案,我的帖子一度排名靠前,遗憾的是当时全世界范围都没有解药。最后我开始给总理写信,竭尽最大的可能,寻找最后的救命信号,而这些努力几乎全部徒劳。此刻,才能真正的感受到,人在时代的脚步面前是多么的渺小,理想在生命面前不值一提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有一天,我做梦,如果生命重新来一次,你会怎么做?


命运转折在给总理写信后的几个月后,终于迎来了新冠检测试纸。带着忐忑的心情,我参加了可能是当地最早一批测试,我在那页纸第一页第一行填上了我的名字,在一夜没睡等到第二天下午阴性结果出来,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望着窗外阳光特别耀眼,看着楼下的绿色树叶刚刚发芽,感觉生命重新来过一次。这就如同一个连续剧一样,第一部结束,第二部才刚刚开始精彩上映。我回头想想,我还有哪些事没有做?第二部,我应该怎么做。我不是应该回到最初的梦想,带着小黑娃在人生的道理上走一走。


于是,带着小黑娃我再次来到了商标局,提交了黑皮儿的商标。没多久,国家商标局就驳回了我的提交,原因是台湾有个企业的商标叫黑皮,和我创作的黑皮儿近似了。如同一支树干一样,即使阳光普照,也没有一根树枝完整的笔直,总有那么点曲折。这导致我续费了近20年的黑皮儿全拼域名HEIPIER.COM像掏空的树干一样屹立在空中。但所幸的是小黑娃的卡通形象图去年被商标局批准了,这也给我带来一丝生机。辗转难眠的无数个夜晚里,我找到一个折中的办法,把黑皮儿文字的名字换了重新注册商标。于是大量的候选字出现了在草稿纸上,长时间大量血饮商标法后,得出小黑娃的名字,带了黑字也与形象确切。于是幸运的种子又爆发了,今年小黑娃的动画片商标通过审核批准了。,既然老天开眼,那我就好好的把最初的理想写到生命里。今天,小黑娃正式发布!写到这里。已经下午6点多,肚子饿了,暂时停笔,要填肚子去了。

期望未来,小黑娃这个小伙伴能走进大家的心里,也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每个人,都能开心每一天!

感谢每一位曾经帮助多小黑娃的朋友,

祝愿每个有理想的人,生命无悔,开心活好每一天!


一个平凡的设计师:木公
2021年1月23日于长沙麓谷。


发表评论

访客

看不清,换一张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